菜单导航

夜已深,是什么让读者流连书店挑灯不眠?

作者: 潮帝 来源: 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: 2020年06月30日 06:53:26

    本计划开到午夜12点的光的空间绍兴路店,凌晨1点才送走最后一位依依不舍的夜猫子读者;思南书局一楼至三楼的50张深夜书桌前,几乎都能看到忠实粉丝灯下夜读的身影……上海6日正式启动的深夜书店节,向读者发出一张张“夜读派对”邀请函;月光下申城书店的种种表情格外动人,交织出沪上夜生活别样的风情画卷。

    为响应首届“上海夜生活节”,申城近30家实体书店参展深夜书店节,其中上海书城福州路店、上海古籍书店、艺术书坊、上海外文书店、读者·外滩旗舰店、大隐书局创智天地店营业延长至23时,思南书局复兴中路店、光的空间绍兴路店则延至24时。

    如何挖掘书店新的增长点,需要情怀之上但又不失理性的探索。“实体书店具有文化空间和消费空间双重属性,是城市不可或缺的名片。如果说四处开花的夜市点燃了国际大都市的烟火气息,那么,深夜书店则满足了更为内在的文化消费需求,温润着忙碌的身心,激发了思想的碰撞,让人们深切感受到上海的人文底色和魅力。”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郑崇选认为,深夜书店节不仅仅意味着营业时间的延长,更拓展了上海夜间经济的业态类型。当供给更丰富、形态更多样的书店张开臂弯迎接更多人,既助力孵化培育了良好活跃的城市文艺生态,也为沪上消费日常注入更多文化内涵与精神品质。

    匹配细分阅读需求,“黑+白”勾勒出更精准的用户画像

    夜晚逛书店,跟白天有何不一样?

    一张书桌、一盏灯、一杯特色夏饮、一碟点心……50元就能承包思南书局的4个小时,这让90后小周和朋友们解锁了周末夜晚社交新选项。25岁的关小姐认为,相比以往白天走进书店随意逛逛,挑灯夜读更有仪式感,“坐拥一处独属自己的阅读空间,感觉很放松,很享受。”

    6月5日至30日的每周五、周六20时至24时,思南书局50张“深夜书桌”,满足了多样化细分需求——一楼小花园书桌浪漫清新,一个人读有适当的空间;二楼伴随咖啡和甜点香气,舒适沙发满足自由的阅读姿势;三楼足够广阔,独自学习或和朋友拼桌,都各得其乐。

    “读者反馈让我们很受鼓舞。书店比图书馆少一些约束、比其他空间少一些商业气,加上夜市的开启让市民对公共环境安全更有信心,随之派生出新的消费体验。”上海世纪朵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冯洁告诉记者,刚刚过去的周五、周六两个夜晚,“深夜书桌”迎来近70位读者,以20-40岁中青年为主,女性比例大于男性,“独处型”阅读为主,也有一大一小亲子关系、朋友关系的“结伴型”阅读。“互联网线上消费高频时段是晚间,深夜书店节让市民放下手掌十厘米视线范围内的拇指体验,转向步行体验、手拉手体验,这有望加速书店业恢复到正常运营,呈现城市烟火气之外的清欢一面。”恰如书店外的思南集市热热闹闹,一墙之隔的书店却别有一番宁谧,“黑白”互补,动静皆宜。

    “从周末实际情况来看,顾客很给力。”上海图书公司副总经理石洪颖晒出收银条——22时出头,有资深拥趸一口气拿下13部古籍著作,总价打了六六折,便宜了好几百元,相当划算。一天下来,上海古籍书店和艺术书坊有近11万元码洋,比日均营业额翻了一番。石洪颖观察到,晚上逛书店,“进来了基本上不会空手出门。不少专业读者听闻购书优惠后提前锁定宝贝,预约购买。有读者平时白天上班没时间,趁着夜间赶紧来扫货。”这也给她带来启发,以往两家书店傍晚6点关门,“会不会有点早?如果深夜书店运营一段时间后效果好,能够服务到读者,我们也考虑将夜间模式常态化。”

    比邻的上海书城福州路店,也尝到了 “甜头”。上海书城总经理赵锋透露,书店6日销售码洋20.3万元,环比增长6%;夜间主力消费群以80后90后为主,23时15分,一对年轻情侣下了最后一单。深夜书店涨的不止是码洋,也提振了行业信心,推动了业界思考。6日上海外文书店的收银台前,队伍基本没停过。 “全天码洋31万元,晚上4小时占22万元,读者反响热烈。”上海外文书店总经理顾斌告诉记者,不光是线下消费,书店两场线上直播点赞数超1.1万人次,聚拢了人气和口碑。 “线上线下联动已成书店发展必然趋势。多业态多时间段的呈现能改变大众对书店固有的单一印象,增强书店活力,是上海对文化创新融合发展的需要,也为夜经济文化消费尽一份力。”

    书店变身“小酒馆”“放映室”,文化大餐与周边夜市彼此导流
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