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导航

教儿子撒谎然后我还要到校长室去作证……

作者: 潮帝 来源: 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: 2020年06月29日 16:04:56

  那时,儿子阳阳还年幼,只有三、四岁,对故事百听不厌。听过的故事,他也要求我反复再讲,直到能复述。由于没功夫筛选众多的故事书,每天吃过晚饭,在安静的房间里,我就一讲再讲“孔融让梨”、“凿壁偷光”、“程门立雪”等成语,讲得最多的是《狼来了》、《木偶奇遇记》这些家喻户晓的寓言。我不知道,中华诚实、正直、执著的美德是否已潜移默化地在儿子幼小的心田生根、发芽。与同龄的孩子相比,阳阳也调皮也淘气,但他言出必行,答应的事一丝不苟地做。
  夕阳西下的初夏黄昏,楼下总有一些孩子在玩耍,欢笑声一阵一阵荡漾到屋内。看别的孩子玩得那样开心,阳阳也要去玩。可他那么小,没人看管,我是不放心的,怕他乱跑,也怕他被什么人拐走。于是我绕着房前的空地丈量了一大圈,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告诉他只能在这个界内玩。阳阳脸色端庄,答应得很认真。这样,阳阳可以玩,我还可以忙自己的事,两全其美。偶尔从五楼的窗户上俯视他,那小小的身影或骑自行车或开遥控车或玩石头、沙子,从不理睬其他小朋友的喊叫、嬉闹、追逐,也不越雷池一步。当天空扯上黑幕、绿树影影绰绰的时候,不用我催促,他就拿好玩具,准时回家。多么乖巧懂事的孩子!我一阵欣慰,看儿子优点多多,成语讲得更起劲了。阳阳清澈的大眼睛睁着,屏息凝神,听得津津有味,渐渐地说话越来越多地使用书面语,一步一步沿着我设想的框架成长着。
  阳阳上学了,把老师的话当圣旨,对老师的安排、布置,他都尽力做好,一心想赢得老师的肯定,在班会、值日、体育及小制作等集体活动中,尤其卖劲。可是,后来开家长会,老师留下我,拐弯抹角地说阳阳在学校里很有个性,从不主动和同学玩,上课也不爱发言。我脑子里马上浮现出一个孤独自闭的孩子形象,这怎么行呢?回到家,看到阳阳站在窗前,裹着一身阳光,专注地叠着纸飞机,额角渗出一层细密的汗。我走过去,故作随意地说:“阳阳,上课的时候,老师是不是经常提问?”
  “嗯。”阳阳点点头,声音很低。
  “那你是会还是不会?”
  “有的会,有的不会。”阳阳老老实实地说,双手翻过来倒过去地叠着一张纸。
  “会答的,你一定要举手,回答问题要积极嘛。”
  “我举手的时候,老师不叫我,后来我就不举了。”
  “那你多举,举多了,老师就会叫你,要持之以恒地坚持。噢,在学校里,还要多交朋友,和同学们打成一片,知道吗?”我说教加鼓励,希望阳阳有所改变。
  阳阳抬起头,明亮的大眼睛眨吧两下,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。
  孩子有缺点得慢慢改。跟阳阳谈过话后,我也没太在乎。一天,我正在厨房里忙着准备中餐,放学后的阳阳带着一股兴冲冲的喜悦进了门,他像一首跳跃的音符蹦到我面前,迫不及待地说:“妈妈,我举手了。”那微扬的小脸灿烂无比,声音中透着欢快。
  “老师叫你了吗?”
  “叫了,因为全班我第一个举手,过一会,才有两、三个同学举手,他们慢腾腾的,老师就叫我了。”阳阳的语气中是抑制不住的骄傲。
  “老师问了什么?”我有些疑惑。
  “早上,我和王昱、丁晓辉几个同学去做操,一个阿姨斜冲过来,抓住王昱就打,可狠了,王昱哭了,鼻子流了好多血。他爸爸、妈妈就到学校找校长了。今天一上课,老师让看到王昱被打的同学举手,我就举手了。”阳阳连说带比划,十分兴奋。
  我心里咯噔一下,这不是纠纷吗?真想对儿子大喊一声:“怎么那么死心眼,别人都不举手,你为什么要举手呢?”愣了片刻,我还是咽回了冲口而出的话,问道:“那个阿姨是谁呀?”
  “是丁晓辉的妈妈。”
  “她为什么要打王昱呢?”
  “昨天放学的时候,丁晓辉被几个大哥哥打了,他没认准人,跟他妈妈说是王昱打的,他妈妈就追到学校打王昱来了。”阳阳竹筒倒豆子辟哩叭啦地冒出来了一连串:“妈妈,老师让我写证词,下午一上学就交,然后我还要到校长室去作证……。”

,